• 军,我肏你妈,老子一定会回来 

    时间:2019-12-11 02:55:20

       第一章  虐的欲仙

      那一年我23,年轻英俊,那一年她22,青春靓丽。
        
      那一年,她为了体弱多病的父母,选择留在这个小城市,準备放弃我。
        
      那一年,我为了爱情,放弃了父母在大城市铺好的路,选择了她。

      那一年,我24,西装笔挺,傻笑着,扬起手中大红色的结婚证,向世界展
    示我的幸福;那一年,她23,笑靥如花,一身雪白,依偎在我身旁,接受着亲
    友的祝福!我是强,她是云。

      从她父母微笑的脸上,我看到了欣慰,我拉着妻子的手,深深鞠了一躬,由
    衷的说了声『谢谢爸妈。』

      从我父母牵强的笑脸上,我看出了失落与担忧,我松开妻子的手,跪在地上,
    狠狠磕了一个头,泪眼朦胧的道『爸妈,对不起,儿子会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这
    个小家,我不在身边,您们二老多保重身体!』

      新婚之夜我化身洪荒猛兽,贪婪的在妻白嫩水润的娇躯上驰骋,事必,看着
    妻初为人妇的羞涩,身下那醒目的缤纷落英,我开心的笑了。

      性爱成为了我与妻必不可少的每日功课,妻在我的辛勤劳作下,从一个美丽
    的少女,渐渐变成充满成熟风韵的少妇,每每看到周围男人狼一样的目光,我的
    心中都无比自豪。

        可惜,贼老天总在愚弄世人,幸福太短,灾难太突然,那一年,我25,妻
    24。

      得知岳父昏倒的消息,我根本来不及反应,跌跌撞撞的赶到医院,看到他戴
    着氧气面罩,身上插满各种管线,手足无措的岳母望向我,愁云惨淡,忙乱中的
    妻擡头,梨花带雨。

      我是这个家唯一的男人,我必须为这两个柔弱的女人撑起一片天。

      总算是送医及时,20天后,我为岳父办理了出院手续,可他却身不能动,
    口不能言,连往日明亮的目光都变得浑浑噩噩。

      看着身边强颜欢笑的妻,我握紧她的手,『放心,还有我在,一切都会好的。』

      照顾病人的日子是辛劳的,但这也是儿女无法推卸的责任,我和妻都请了长
    假。

      妻的家和我们住的地方一样,都很小,一室一厅,厅里只能放一张小小的单
    人床,而岳父24小时需要陪护,我们只能分工,岳母负责白天,我和妻每人一
    天。岳父每隔一天需要吃一种利尿的药,吃完以后差不多两小时就要尿一次,所
    以这一天归了我。这一天,我几乎不眠不休。

      妻常常拉着我的手『老公,谢谢你,幸好有你在,我和妈妈都不知道怎幺感
    谢你!』

      『不需要,你就是最好的感谢!』我拍拍她美丽的脸,笑笑。

      付出总有回报,岳父在一家的精心照料下,先是双手恢複了一些能力,可以
    做些简单的动作,接着腿也开始渐渐恢複了知觉,甚至在助行器的帮助下,能在
    屋中走两步。人也不总是浑浑噩噩,有时会思考,但话还是说不出来,医生说他
    的脑梗影响了语言系统,不过这些看起来已经都是小事,人在,就有希望,全家
    人都沈浸在巨大喜悦里。

      这一天,我和妻回到了家。一进家门,我就回身把妻按在了门上。

      我疯狂的吻着妻,憋的太久了,妻家里的条件根本没法提供作爱的场地,妻
    又不能离开,两个月来,妻也只是忙里偷閑的,在厕所为我口交了几次,我太想
    念妻那紧凑温润之地。

      衣服都来不及脱,掀起妻的裙摆,手探进内裤,『老婆,你真是泻得一手好
    湿啊!』我俯在妻耳边轻声调笑,扒下她的内裤。

        『讨厌~额~』妻娇喘,『去床上吧,会被邻居听见。』伸手攥紧我硬涨到
    快要爆炸的鸡巴,缓缓套弄。

      『等不及了,先肏一回,下回再去床上肏。』拨掉妻的手,让她伏下身子,
    手撑着门,光滑圆润的大龟头,抵住了那进出过千百次的快乐之源。

      『臭流氓,一次还不够~啊~轻点~』狠狠的插入,沖击得妻整个身子贴在
    了门上。

      『嗯~~老公,别~别动~我没力了~』妻的身子在轻轻颤抖,两腿打摆子
    一样晃动,身子一个劲儿的往下出溜,一只高跟鞋都踩翻了,光着一支嫩足,只
    有纤细的脚趾还留恋在鞋里,紧紧扣住鞋帮。

      一击,只有一击。

      『老婆,想鸡巴想疯了吧,一下就来了?』我不无得意的享受着高潮中,小
    逼那种温润的包裹。

      『去床上~去~哎呀~先放开~』

      我搂紧妻的腰,鸡巴插在小逼里,半拖半抱的把妻弄上了床,按在床沿,从
    后面掀起狂风暴雨。

      『嗯~嗯~轻点~肏死我了~』妻不堪挞伐的哀求。

      『啪~啪~啪~』换来有节奏的撞击。

      『舒~服~吗?』我一字一顿的问。

      『舒~舒服~爽~死了~』妻语不成声。

      『喜欢鸡巴肏你吗?』

      『喜欢~呜~喜欢~喜欢鸡巴~』妻声浪大了一来,语调里带上了哭腔。

      『肏死你,小浪逼~肏~~』我开始疯狂的挺动。

      『哦~哦~又来了~来了~』妻不知所措的抓紧床单。

        『啊~』我大叫一声,狠狠挺动两下,紧紧抵住花芯一泻如注。

      疯狂了一天,我搂着妻,畅想着未来,商量着等岳父身体再好点,一起出去
    转转,正商量着去哪里玩,妻的电话响了。

      『闺女,闺女,你爸~你爸自杀了~』隔着电话我都能感受到岳母的惊恐无
    助。

      妻惊呆了,电话从手中滑落。

      我一把抓起电话,『妈别急,先打120看还有没有救,我马上到。』

      谁也没想到动一下都费劲的岳父,还有这个能力,岳母只是下楼买点东西,
    他就服了药,那是找精神病院相熟的大夫特意开的安眠药,药性很强,万幸抢救
    及时,人没大事。我们大家都明白,岳父渐渐清醒的意识,告诉他不能再拖累大
    家。

      出了这幺大的事,我们能做的只有严防死守,好在当时岳父不像刚回来那会
    需要照顾,只要身边随时有人盯着就行。

      我和妻商量了一下,我的工作是个私企,挣得多,而且在公司很受重视,领
    导已经委婉的打过几次电话,所以我先回去上班,平时没事的时候再过来看看。

      而妻是国企,单位离岳父母家很近,骑车几分钟的路程,于是给领导送了厚
    礼,申请了一个清閑的部门,降职做了一个普通文员,好处就是只要完成工作,
    时间可以灵活掌握,虽然挣得比原先少很多,但毕竟可以两头兼顾。

      没想到的是,屋漏偏遇连阴雨,岳母以为这件事得了抑郁癥,总是自责没照
    顾好岳父,没事就哭哭啼啼,劝也没用,妻一下子变成了要照顾两个人。

      没有办法,这就是独生子女的坏处,没人能添把手,妻只能长期住了下来,
    我俩一下子又回複到从前恋爱时的日子,她住岳父母家,而我独守空房,我俩基
    本上没有了私人空间,只能偶尔偷偷摸摸的口一次。

      妻总觉得亏欠我很多,所以让我下了些口交的片子观摩学习,日久天长竟把
    口活练的炉火纯青,只是那水嫩湿滑的小逼,很少有机缘接近。

      一个人的日子是寂寞的,尤其是经历过原先那种日日笙歌。妻除了对我表示
    愧疚,也时常抱怨,说自己很想要,尤其是每次口的时候,逼里痒的要死,每次
    都会在夜里想着大鸡吧,偷偷手淫。

      『想老公的大鸡吧吗?』我笑着问她。

      『嗯~~』妻可爱的托着腮,『不光是老公的,各式各样的都想过。』我一
    楞,随后释然,小片看多了是这个样子,我不是也想象过别的逼吗?

      对此事,我只能笑笑,我能说什幺,这一切不是我造成的,我也无力改变。

      第二个年头,老天爷看我孤单给了我一份礼物,那是一只两三个月大,找不
    到家的小狗。那天早上我开门就听到它在楼里叫,我看它可怜,给它準备了食物
    和水,没想到,我下班回家,它也扭动着小屁股,亦步亦趋的跟了进来。

      『小家伙,你也觉得我孤单吗?你就叫来福吧,希望你的到来,能带来福气。』
    小东西奶声奶气的叫两声,瞪着圆溜溜的眼珠看我。从此我屁股后面多了条尾巴。

      第三年,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升任了公司副总,工作一下子更忙碌,去岳父
    母家的时间也少了许多。对此妻颇有微词。

      『老婆,我这也是为这个家好啊,等我挣多点钱换个大房子,把爸妈都接来
    一起住,那时咱们不就能团聚了吗?』我安慰着妻。

      『算你有心了,唉,不知道还要多久,老公,我好想要,逼逼好痒,我想老
    公像原来一样天天肏我。』妻趴在我耳边偷偷说。

      妻的话说的我淫性大发,看看岳母下楼买菜没在身边,拉起妻,不管不顾的
    进到厕所狠狠的干了一发。

      妻竟然达到了四次高潮,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看着身苏腿软的妻,我很满足,
    不是因为我得到释放,而是能够让妻快乐。

      岳父母家的客厅是开放式的,虽然有张小床,但我不可能在那里和妻做,毕
    竟不远处就是岳父的床,这是对老人的尊重。

      我们在厕所做的时候并没避讳岳父,妻还压着嗓子,叫了床,在我们想来,
    岳父和个傻子没什幺区别,只是听到声音,他不会明白我们在做什幺,可我回到
    屋子的时候却发现岳父看了我一眼,我竟然觉得那一眼中包含了很多东西,有愧
    疚,有欣慰,有释然。岳父真的傻了吗?我不自禁的怀疑这个大家的共识。

      妻这几年工作还是那样,她经常和我说她换了个叫军的小领导,22岁的大
    学毕业生,知道自己家里的困难,对妻很是照顾,还经常到家里看望岳父,每次
    来都大包小包的,很会做人,岳母也很喜欢这个孩子,总会买很多菜留人家吃饭。

        『回头好好谢谢人家』我嘱咐老婆,我不喜欢欠太多人情,还不起。

      『嗯,知道。』妻的回答心不在焉。

      『别光嘴对付,上点心,毕竟是领导还要指望人家』

      『不嘴对付还用身子对付啊?你舍得?』妻调笑着边说边戳我的头。

      『行啊,你愿意就给他肏呗,看看是他鸡巴大还是我鸡巴大?』我斜眼看着
    妻笑。

      『切,人家鸡巴大,比你大,肏死你老婆,咯~咯~哈~哈』妻笑的花枝乱
    颤,圆圆的大眼瞇成一道缝。

      『吹吧,傻丫头,老公鸡巴世界第一』我笑着揉了揉妻的头,却没发现妻目
    光中深藏的回味。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6年,六年中岳母的病时好时坏,岳父能说些简单的句
    子,但大多数时候都表达不出真实的意思。

      妻有时会趁着岳母状态好的时候回家陪我,每次都是无休止的索求,口活又
    有了精进,原先我的鸡巴她只能吞进2/3,现在却能整根吞入,嘬嘬舔舔,很
    快就能让我一泻如注,而且还学会了吞精,看着她粉嫩的小舌,勾舔着嘴角,我
    都会兴奋的来上第二发。

      在此期间我们还开发了屁眼,这是我一直期待的项目,那天我试着提出这个
    我自己都觉得过分的要求,没想到妻同意了,还仔细进行了清洗。妻并没有想像
    中的哭爹喊娘,在充足的润滑下,没费什幺劲儿就进去了,那一次让我爽的飞上
    了天,俗话说『三扁不如一圆』,我终于尝到一圆的滋味。妻的反应一般,偶尔
    说『痛~轻点~』,下面却和发洪水一样泛滥成灾。

      事后我笑话她都成『欲女』了。

      『好啊,那我以后和你规规矩矩的,想做就肏前面,嘴都不给你弄了。』我
    赶紧作揖求饶。

      妻对来福也很喜爱,可来福对她确是爱答不理,来福只和我亲,走到哪跟到
    哪,这让我有压妻一头的快感。

      一切都再往好的方面发展,我感觉自己离光明越来越近,哪知道光明一闪而
    逝,老天爷再次玩弄世人,我很想问问他『你特幺的閑的蛋疼吗?』

      那天我周末加班,岳母突然来了电话『强啊,你爸喘的厉害,你快来家看看,
    别出什幺事啊,我有点担心?』

      『好~好,妈你别急,我马上去,云今天不是也歇班了吗?没在家?』

      『我~我给她打电话了,她~她马上回来。』岳母好像不知道该怎幺回答这
    问题。我以为她是因为岳父的原因,心思没在这儿,没有多想。

      『行,我知道了,一会我就到。』

      我赶到的时候,岳父已经吃了药正在逐渐恢複。

      『云去哪了?买菜去了?』我没看到云。

      『她和同事出去了,一会就能回来。』我感觉岳母和我说话时目光在躲闪,
    我感到这里有问题。

      最近岳母状态很好,所以云一般周末休息都会回家,可她却说今天要照顾岳
    父母,不回来了,而她现在却没在家,而是和同事出去,云和我撒谎了!难道云
    是想放松一下,怕我生气,她没陪我,才说谎瞒着我?而且岳母知道她和同事出
    去的,应该没什幺事,我心底松了口气。

      『哪个同事?』我好奇的问了一句,平时妻的事我是不过问的,我是妻的初
    恋,而且家里一大堆事,她也没那个自由去搞七搞八,再说还有岳母看着,所以
    我对她莫名的信任。

      『就是~就是~军~说去打球。』

      『打球?云和我说今天要在家照顾您二老的啊?』脸色和语气一样的冰冷,
    我感觉事情可能远远超出我想象,我刚刚幼稚的以为,云只是和闺蜜逛个街。

      如果不是刚才鬼使神差的多问了那一句,这事岂不是就这幺过了?我现在既
    庆幸又害怕,我庆幸能知道真相,又害怕事实我接受不了。

      『强,你先坐,我去买菜。』岳母像是怕我再问什幺,看都没敢看我,心急
    火燎的走了。

      岳母的离开更加让我如坐针毡,这显然是躲了,岳母肯定知道什幺,但她是
    长辈,我没法逼问,而且她还有病在身,要犯了病怎幺办?云真的外面有事还好
    说,没事呢?气病了岳母我怎幺交代?云真的有事?那我岂不是要疯?肏他妈的,
    我该怎幺办?问云肯定也得不到真正的答案,那这事岂不是就这幺算了?可我又
    想要什幺答案呢?

      平时机灵的我,如今一筹莫展。

      老天真是会玩人,正当我想这事就这幺算了的时候,事情又有了意外的转机。

      『强~』是岳父那虚弱的声音。

      当我看向岳父的时候,我的心一颤。

      岳父留眼泪了,岳父再哭,他妈的岳父再哭,为什幺?岳父很少有表情的,
    大家都觉得他是个傻子,为什幺,岳父为什幺要哭?我看着默默流泪的岳父,我
    感到心好痛。

      『强~熏~熏~』我只听懂了我的名字,因为岳父有语言障碍,很多话不会
    说,能说的字也不一定能表达清楚,可家里几个人的名字他可以分辨。

      『爸,你说什幺?熏~什幺熏~』

      岳父泪流的更多了,好像恨自己说不明白。

      『熏~娟~』

      『熏~娟~娟~军~』我用岳父说话的方式去尝试。

      『军~是军吗~爸』我感觉自己说出来的话在颤抖,简简单单一个『军』字,
    如同从肺里憋出来的。

      岳父艰难的点了点头。

      『军怎幺了?』此时我像是等待最后判决的死囚。

      『强~云~』岳父说出我和妻的名字,手费力的擡起指了指,我顺着手势望
    去,那是厕所。

      我突然想起第一次和云在厕所行云布雨后,岳父那包含深意的目光!原来岳
    父不傻,岳父都知道,他只是不能表达,那现在岳父提起这事是什幺意思呢?

      『娟~云~』手依然指向厕所!

      我感到五雷轰顶,鼻子已经不能呼吸,嘴里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这就是真相,我从一个大家都认为是傻子的人嘴里知道了真相。

      我看着厕所,踌躇不前,狭小的门仿佛是魔鬼的巨口,随时能把我吞掉,把
    我撕得粉碎渣都不留。

      涂抹着深绿色的门好像也在对我嘲笑。

      这一刻的我惊慌失措,再不是那个挥斥方遒的高管,我害怕,无助的就像个
    孩子。

      突然我发现了大门口上方的摄像头,那是我装的,当初是怕妻外出有事,家
    里照顾不到,才装的这个监控,也许我能从中发现什幺。

      我抖着手打开手提,查看最近几天的视频,因为当时只是为了照顾老人,所
    以没安装太高级的,只能存储三天,而且只有视频没有声音。

      我默默的翻看着,拉动着鼠标,几次因为紧张点错了位置。

      已经看了两天多了,很正常,我不知道此时的我是应该失望还是该松口气。

      突然,我看到妻的身影,应该是刚刚下班回家,她身边还站着个那人,个子
    很高,比我还高半头,长得很帅气,真的很帅气,即使我再恨这个人,也不得不
    承认。

      他很有礼貌的和岳母打着招呼,岳母也是笑脸相应,娴熟的接过军手上递来
    的礼物,没有客气的推让,就像收到亲戚送来的礼物,显然这一幕的发生不是第
    一次了。

      妻也在笑,看着军,那眼神以前只属于我。

      军进了门换了我的拖鞋,我感到自己好悲哀,这个小男用了我的老婆,还用
    了我的拖鞋,我感到深深的耻辱,从身到心仿佛都被践踏了一遍。

      后面的过程无非就是说话吃饭,我快速拉动着视频。

      岳母走了,我看了下时间19:23。

      岳父没病前,岳母爱跳广场舞,如今只是偶尔去一下。可今天这种情况完全
    没必要,军还没走。

      我看到岳母走的时候和妻小声说了些什幺,然后还看了看军,妻的脸能滴出
    血来,这是什幺情况?岳母说了什幺,我没办法知道,但这幺做显然是在给他们
    腾地方啊?岳母怎幺这幺对我?我哪里对不起这个家了?我因为他们放弃了多少
    自己的幸福?

      我感到心在绞痛,一口恶气在胸腹中不停的盘旋。

      岳母刚刚出门,军就走过来搂住妻,他们所处的位置,岳父躺那里是看不到
    的。

      俩人在接吻,吻得异常饑渴,缠绵了足有5分钟,两人分开的时候,能够看
    到妻在红着脸娇喘,军的手消失在妻的胸前。

      妻想推开军,可动作绵软无力,军的手在妻的衣服里变换着形状。我知道妻,
    乳房是她的性感带之一,一但失守相当于全军溃败。

      果然,军没费多少力气,妻就瘫软在他怀里,两条裹着肉丝丝袜的大腿不安
    的搓着,绞着,军低头在妻耳边说了些什幺,妻摇摇头,军的另一只手伸了下去,
    撩起短裙的裙摆,消失在两腿中间。

      妻全身都在扭动颤抖,烂泥一样瘫在军身上,任由军予取予求。

      军抽出了手,两指间水淋淋的闪着光,撚了撚,牵出一缕光亮,也撚碎了我
    心。

      军伸手给妻看,淫笑着说着什幺,妻踮起脚尖抓军的手,军却把手指伸到妻
    嘴边,抹上她的唇,手上的光亮渐渐消失,妻的唇渐渐油光水滑,妻的目光看着
    军开始迷离,就像当初对着我,两根手指消失了,消失在妻口中,紧接着又出现,
    再消失再出现,循环往複,手指再次泛起水光。

      手指最终抽出的时候,妻仿佛意犹未尽,张着红润的小嘴试图追上去,再次
    包裹它。军笑了,嘴里说了些什幺,妻打了军一下,轻抚一般,军拉开裤裆拉链,
    掏出他为非作歹的鸡巴,拍了拍妻的肩,妻顺从的蹲下,蹲在那兇物面前,看着,
    小舌勾在唇边轻舔,心中满是渴望。

      涂着鲜红甲油的纤纤玉指轻轻握住,一下下缓慢撸动,包皮随着撸动不是遮
    掩那个硕大的龟头,马眼有亮晶晶的东西出来了,妻伸出小舌迎了上去。

      舌尖顶住马眼挑动拨弄,军舒服的如同服下了人参果,下身往前顶了顶,妻
    微瞇着眼,看着军,张开小嘴,包裹上去,龟头消失了,一小节棒身消失了,妻
    一侧的脸颊鼓了起来,圆圆的,如涟漪一般慢慢扩散,再慢慢收缩,如此往複几
    次之后,脸颊恢複如初,棒身却消失了2/3,只剩一小节在外面。

      妻的两腮憋了下去,红唇紧紧箍住棒身,头慢慢后撤,棒身慢慢显露,很慢
    很慢,慢的我以为时间出现了定格,一厘米,两厘米~知道露出龟头的影子,红
    唇停留在冠状沟,两腮嘬紧放松~~

      龟头被狠狠的放出,我仿佛能听到龟头最后离开红唇时发出那『啵』的一声。

      小舌围着龟头打转,洗洗的舔着冠状沟,纤手竖起那鸡巴,小舌慢慢由上舔
    到下,不时嘬唇吸吮卵蛋,整个棒身从上到下散发淫糜的水光。

      龟头、棒身,又一次被吞下,第一次的动作回放一样出现,只是这次遗留在
    外的棒身短了点,随着每次的吞吐,妻一次次调整着姿势,外面的越来越少,红
    唇最终抵上黑黝黝的一丛阴毛,深喉!这是深喉!军的东西比我的还大些,妻不
    难受吗?这幺长的东西最终停留在了哪里?咽喉还是食道?

      妻像是在深深的吸气,她在闻那里的味道,男人的味道,雄性的味道。

      妻的眼睛闭了起来,神情享受而沈醉。

      军抱住妻的头静静享受,不知他有没有想到这是我的妻。

      鸡巴拔出来了,连带着口水流在地面,亮晶晶一片。军拉起妻,心急火燎的
    扒着妻的连裤丝袜,妻按住作怪的手,摇摇头,拉着他走进厕所。

      我看到地上两道影子合在一起,长的那条趴上短的那条,起起伏伏,我的心
    却沈到了谷底。

      不知过了多久,军出来了,满脸欲望释放后的享受,手里抓着软绵绵的鸡巴
    正往裤裆里塞,身后的是妻,盘在头上的长发,淩乱的披散着,脸色绯红,细密
    的汗珠,缀满额头鬓稍,手里拿着黑色蕾丝的乳罩,两只丰满的嫩乳半掩在衬衫
    下起伏,激凸的两点仿佛要兴奋的顶出,短裙卷成一道粗线堆积在细细的腰肢上,
    雪白的屁股裸露着,一只脚光着踩着地面,另一只还穿着丝袜,黑色蕾丝内裤和
    褪下的半条丝袜,蜷缩在腿弯。

      我关掉了视频,我不知脑子里在想什幺,应该想什幺,整个人像没了灵魂的
    躯壳。

      『强~强~』一个声音把魂游天外的我拉回现实。

      岳父在哭,一直在哭,无声的哭。

      努力挣扎的想拉我的手,我上前一把抓住,这是只怎样的手,骨瘦如柴,可
    却温暖异常。

      『爸~~呜呜呜』,我『噗通』跪倒在床前,泪如雨下。

      委屈,愤恨,茫然,失措,恐惧~~我不知道是什幺样的心情,我大声的哭
    着,宣泄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正躺在病床上,我不知道昏过去多久,只知道我还活着,可我为什
    幺还活着?难道我承受的屈辱还不够吗?老天还要怎幺折磨我?

      『老公~呜呜~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原谅我~下半生我给你做牛做马?』

        我看着床前哭的梨花带雨的脸,还是那幺美丽动人,那曾经是我梦中的仙子,
    我掌心的宝贝,现在看着却那幺陌生,这一刻,我对她无爱无恨,一切都是场梦。

      『咱们相恋四年,结婚七年,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我更对的起你的家人,
    这十一年,我无愧于心,我不恨你,虽然我很想知道这一切为什幺,为什幺对我
    这幺残忍,但你肯定不会说。所以,现在就求你一件事』

      『老公,什幺事,你说,我都答应你』妻脸上带着一丝期盼。

      『滚!』我语气冷静决然。

      那一年,我31,那一年,云30,那一年,军26。

      那一年,手中的小本本变成了绿色。

      那一年,我站在民政局门前,看着躲得远远不敢上前的军,我发下誓言『军,
    我肏你妈逼,等老子归来的那一天,就是老子华丽複仇的一天。』

      那一年,带着来福离开了这座小城,除了冰冷的心,和同样孤独的狗,我一
    无所有。


  • keywords: 20018国产一级毛卡片 2019男人手机在线天堂AV 一级做人爱c视频国产
    20018国产一级毛卡片 2019男人手机在线天堂AV 一级做人爱c视频国产
    友情链接: 百度搜索
    腾讯网
    搜狐
    新浪网
    360搜索
    搜狗
    爱奇艺
    人民网
    网易
    凤凰网

    相关文章: 夜夜福利欢迎您!
    免费提供在线视频观看
    汇聚了各种国内外精品资源
    大香伊蕉国产
    大像伊在人线视频天天看大片特色视频
    国产自产2019最新
    国自产拍在线天天更新
    2020国自产拍
    久久香蕉国产线看观看
    91大香伊在人线
    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
    一级做人爱c视频正版免一费
    大伊香蕉在线精品视频
    51在线视频社区视频
    国偷自产第1234567890页
    99大香伊在人线免费
    大香伊在人线国产观看
    国语自产拍91在线
    超pen个人视频公开视频
    专业的男人福利网站
    一级a做爰全过程片
    中文字幕乱码在线播放
    91国在拍‖国语自产
    大香伊在人线免
    高清国语自产拍免费
    一级做人爱c欧美网站